海南論壇-海南言論-WeWork聯合創始人套現姿勢奇葩
第1頁 共1頁 回復0帖 

  文|風馬牛

  2017 年春天,孫正義第一次見到亞當·諾依曼。那次原本計劃 2 小時的交流,最終被壓縮成 12 分鐘。確定投資之前,孫正義問了亞當·諾依曼一個問題:‘在戰斗中,聰明人和瘋子誰會贏?’當亞當·諾依曼回復‘瘋子’時,孫正義則說,‘你是正確的,但是你們還不夠瘋狂。’

  他隨即在 iPad 上草擬了一份向 WeWork 投資 44 億美元的協議,并告訴亞當·諾依曼,‘讓 WeWork 比你最初的計劃大十倍。’

  01

  兩年后的孫正義顯得有些懊悔。

  ‘就 WeWork 而言,我犯了一個錯誤,我高估了亞當的優點。’近日,在東京的一個發布會上,孫正義坦誠自己看錯了亞當·諾依曼。后者是 WeWork 的聯合創始人兼前 CEO,WeWork 是一家共享辦公公司,其業務簡單來說就是把辦公空間租給創業者。

  就在今年年初 WeWork 市值還曾高達 470 億美元,但從今年 8 月曝光招股說明書開始,投資者對其估值和商業模式的質疑,使其高估值在一夜之間蒸發。盡管軟銀后來追加投資 95 億美金,但這家公司的上市之路依然是一波三折。彭博社則直接將 WeWork 的故事總結成為從‘WeWork’到‘WeWait’,再到‘WeWorry’。

  而在讓投資者對 WeWork 失去信心這件事上,亞當·諾依曼無疑是主力。這個名字在招股書里出現了 169 次,但隨后的每一次負面報道幾乎都與他有關。

  這個 40 歲的以色列男人以特立獨行著稱,他喜歡光著腳在辦公室里走動,和馬斯克一樣,亞當·諾依曼也有將 WeWork 帶到火星的打算,這些天馬行空的想法還包括永生,成為以色列總理或‘世界總統’。

  光自己瘋狂還不夠,從 2012 年開始,亞當·諾依曼每年都會對公司員工進行營地訓練,上千名員工被強制聚集在草地,進行為期三天的聚會。內容則包括手工藝、飲酒以及聽亞當·諾依曼演講。在離經叛道方面,亞當·諾依曼的花樣總能層出不窮,他曾禁止辦公室食用肉食,甚至將大麻帶上私人飛機。

  在亞當·諾依曼的身上,荒謬和對宏大敘事的追求是同時存在的。描述自己的創業時,他喜歡用‘物理世界’‘宇宙’‘社區驅動’等很酷的詞匯來表示,并把該公司的使命概括為‘致力于創造一個人們可以生活卻不只是生活的世界’。

  這一系列的‘表演’為亞當·諾依曼帶來了一批狂熱的信徒,一位被亞當·諾依曼授予獎項的員工曾激動地對聽眾說,‘我很少暗戀商人,因為我認為其中大多數人都是狗屎。但是當我聽到亞當講話并談到我們這一代時,我真的感覺到了,因為世界上發生的一切,都是我們在這里可以為彼此做的事。’

  只是不知道,如果信徒們知道亞當·諾依曼改變世界的背面是貪婪,會作何反應。

  從自己創立的公司獲利無可厚非,但亞當·諾依曼的套現姿勢的奇葩超過了很多人。他將自己的房產租給 WeWork,后者的物業公司也是諾依曼所持有的,這直接引發了投資者對其自我交易的指控。

  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操作是—— WeWork 曾向諾依曼支付了近 600 萬美元,以換取‘We’這個詞的商標權。盡管在最新的聲明里,他表示已還錢,但已改變不了他在人們心中的形象。

  對亞當·諾依曼的一系列報道,直接導致了人們對 WeWork 管理混亂的認知。不得不說,決定公司天花板高度的除了行業本身還有創始人的形象。為了及時止損,軟銀在 9 月底出手,迫使亞當·諾依曼辭去 CEO 的職位。

  令人失望的是,這似乎作用不大,就連孫正義分三步走的拯救計劃也被指出空洞無物。究其根本,和一個不靠譜的 CEO 相比,WeWork 的商業邏輯無法自洽才是致命的。畢竟作為二房東的 WeWork 是無法匹配科技公司的定性和高估值的。

  正如甲骨文的創始人拉里·埃里森所說的那樣,‘WeWork 租了一棟樓,裝修一下接著再轉租出去。然后對外宣稱“我們是一家科技公司,我們的目標是技術多樣性”,太可笑了。’

  02

  其實,人們詬病的不是張揚的個性,而是亞當·諾依曼將自己的私欲置于公司利益之上。

  互聯網時代誕生的一批創始人,大多數更注重個性表達。在公司業績還不錯時,這些網紅 CEO 無疑會是最佳代言人,但當公司苦苦掙扎時,僅僅有趣是不夠的。之前的贊美很可能會轉化為指責,他們甚至會成為業績不佳的買單者。

  安德魯·梅森就是這樣的一位創始人,他創立的 Groupon 是團購網站的鼻祖。也是美團、窩窩等中國團購網站最初的模仿對象。2010年,它曾以高朋這個名字進入中國。但此時的中國團購市場早已上演‘百團大戰’,所以,盡管當時的高朋每月都砸上千萬元買廣告,但依然無法突圍,并最終于 2012 年退出中國市場。

  在創業之前,安德魯·梅森是一個典型的文藝青年。他畢業于西北大學的音樂系,曾經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音樂家,為此他在大學期間組了一個不知名的樂隊。在創辦 Groupon 之前,還開發過一種用于政治辯論的網絡工具。

  在美國媒體的眼中,他更像一個大男孩,會因為收到新買的游戲機而欣喜若狂,喜歡騎著小摩托車提供面包圈外送服務。等到 Groupon 在成立一年半的時間內就獲得 13.5 億美元的估值時,安德魯·梅森依然堅稱自己不是一位企業家,‘我不會傾向于用企業家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。’

  在他的帶領下,Groupon 的宣傳畫風也一度很清奇。比如,Groupon 曾在一個宣傳文案中就提到了蜂鳥是作繭而生的,實際上蜂鳥作為鳥類,是卵生動物。

  面對讀者的質疑,該公司的工作人員一本正經地回復,‘非常感謝您的來信,我對此給您帶來的困惑深表歉意。但我們認為蜂鳥確實是繭生的。’并用 PS 合成一張正在破繭而出的蜂鳥圖片發給反對者,直到后者厭倦了無休止的爭論而選擇退出。

  ‘從不承認你是在開玩笑。從不對讀者視若無睹。’這是 Groupon 廣告文案的重要原則。Groupon 員工還自稱公司的文案寫手已經近乎于瘋狂,就好比一位精神錯亂的教授。

  但這種特有的幽默并不是每一次都奏效,就像精神錯亂的瘋子不會每次都被當作天才一樣。安德魯·梅森就曾因為在超級碗比賽期間的出格廣告而引起人們強烈的反感。

  這位 Groupon 的前創始人另一大特點就是熱衷于社交網絡。他曾把自己只穿內褲在圣誕樹前做瑜伽的視頻上傳到 YouTube 上,并經常發一些別人看不懂的 Twitter 狀態。為了嘲弄一本正經的企業文化,他還曾在辦公室里穿著大猩猩的服裝,在科技會議上梳著大背頭,把臉抹成古銅色。

  大概每個創始人的心里都住著一個演員。這些行為可能會是錦上添花,也可能是雪上加霜,關鍵在于與之捆綁的公司的效益如何。就像讓安德魯·梅森收獲‘年度最糟糕的首席執行官之一’稱號也和個人行為無關,而是一起收購案。

  原來,在 Groupon 發展迅速的 2010 年,谷歌曾開出 60 億美元高價意欲收購該公司,這筆在分析師和投資者眼里上好的買賣被安德魯·梅森拒絕了。并給出了很理想主義的理由,‘生活與錢無關。我們決定保持獨立的原因,是我們想要把握自己的命運。’

  7 年后,遠在中國的創業者戴威說出了類似的話,‘感謝資本,但我覺得資本也要理解創業者的理想和決心。’

  在商言商,所有的選擇都有相應的代價。拒絕 60 億美元的收購,意味著安德魯·梅森必須向投資人證明,這種處理方式盡管冒了風險,卻是正確的。為此他還在 2011 年做了業務盈利的承諾。

  但現實并不如他所愿,眾所周知團購模式很容易被模仿,在中國和歐洲市場的失利,讓 Groupon 很難復制北美市場的成功,受此影響 Groupon 在上市后虧損一度超過 7 億美元。從 2012 年下半年開始,就不斷傳出安德魯·梅森下課的消息,靴子最終落地是在 2013 年的 3 月。

  安德魯·梅森主動公開了自己被辭退的現實。在給公司的內部郵件里,他不改以往風格說道,‘在 Groupon 的四年半,緊張而美妙。然而,我現在決定,多花些時間陪陪家人。(哈哈)好吧,其實我是被炒了。’并解釋了自己被炒的原因,‘未能達到市場預期,股價一直徘徊在上市價格的四分之一左右作為首席執行官,我負責。’

  這樣坦率而幽默地離開,為安德魯·梅森贏得了一些尊重和同情。在他的投資人兼聯合創始人埃里克·列夫科夫斯基的幕后操作被挖出后——后者被媒體稱之為偽善的商人與破壞性的投資者,他曾在 Groupon 上市前夕套現 3.82 億美元——部分媒體人覺得與狼共舞的安德魯·梅森被耍了。

  但無論如何,這足以證明,當公司越做越大,創始人也必須適應公司的成長,才不會被更有經驗的領導者代替。

  事實上,從安德魯·梅森到亞當·諾依曼,一個大幕正在徐徐落下。針對 WeWork 的潰敗,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·威爾遜稱,這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。易凱資本的 CEO 王冉則將這個時代概括為‘一級市場胡亂估值并且可以不受懲罰的時代’。

  當商業社會進行自行糾錯時,便是瘋子品嘗苦果時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創始人的離開或許只是一個開始。

第1頁 共1頁 回復0帖  
[登錄] 游客回復 用戶名:1234 密碼:1234 [注冊]
[企業風采] 海航千名志愿者街頭扶樹 清理7噸垃圾
[企業風采] 三亞愛心協會企業開展精準幫扶
[企業風采] 綠地集團響應“雙創”美化亮化海榆大道
[企業風采] 椰樹:椰漿神泉釀出“民族飲料品牌”
[企業風采] 三企業入選全國文明旅游先進單位
[企業風采] 海航安全飛行超500萬小時
[企業風采] 海南省3項建設工程榮膺魯班獎
[企業風采] 海南省有了首個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
[企業投訴] 海南益爾藥業生產劣藥被罰60余萬元
[企業投訴] 海口保利中央海岸認籌金拖延退還
[企業投訴] 萬寧北大鎮一橡膠加工廠散發異味
[企業投訴] 昌江“山海黎巷”樓盤逾期3個多月不交房
[企業投訴] 兩家企業綠豆沙不合格
[企業投訴] 海南捷誠裝飾公司:不加錢就不開工
[企業投訴] 海口美京海景大酒店后廚臟污差停業整改
[企業投訴] 海南鴻琛不合格食品再上黑榜
海南麻将机遥控器